李昕丨邵燕祥給杜高的一封信背后的故事

中國作家有才華的不少,但是有才華并富有睿智的并不多,而兼有才華、睿智同時獨具風骨的就更是鳳毛麟角了。邵燕祥先生便屬于這極少數人之一。

邵燕祥先生去世以后,眾多文化界人士撰文表達哀思。有人呼吁出版他的全集、文集,有人提議刊印他的詩詞手跡。一位曾經為邵燕祥編書的朋友,有感于他的大量書信散佚于文化界友人之手,為搶救史料,遂發起征集活動,以期編輯《邵燕祥書信集》,于是包括我在內的許多邵燕祥先生的親朋故友,都收到了征稿信。

90歲高齡的老作家杜高先生,接信后翻箱倒柜,找出一封邵燕祥的親筆信,讀之感慨萬端。他將此信連同信封拍下照片,用微信發給我一閱。

邵燕祥致杜高信。

這封信是1988329日邵燕祥在《人民日報》上讀了杜高評論電視劇《嚴鳳英》的文章《美被毀滅的悲劇》以后,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,當即提筆寫給杜高的。

信的全文如下:

杜高同志:

今讀《人民日報》上尊文,我完全同意你的議論。

我是從《文藝報》上得知對嚴劇結尾有爭議,才看了十二、十三和十四、十五兩次四集的。為了此劇尊重了歷史的真實,我對編劇顧爾鐔等同志的膽識表示敬佩;為了你對此劇的支持,和對結尾兩集的悲劇意義的深刻分析,向你致敬。

匆祝

筆健

邵燕祥

三月二十九日

作為一名觀眾,我還記得,當年十五集電視連續劇《嚴鳳英》播出時曾在社會上引起很大轟動,強烈的藝術感染力,使觀眾感動和震撼。但是,邵燕祥的信特地為了該劇結尾兩集向杜高致敬,這中間有什么故事嗎?

我以微信問杜高先生。他說,咱們多日不見了,現在新冠疫情過去了嗎?可以聚會了嗎?如果可以,我當面講給你聽吧。

于是兩天以后我到杜府造訪。獲贈一本散文集《生命在我》(作家出版社,2014),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冠通棋牌手机版 官方下载 精选24码期期准全年无错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广州期货配资网 贵州11选5 一定牛 七星彩玩法介绍 河北快3开奖直播购买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 贵州十一选五购买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体彩排列3玩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