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兒·海蒂:我帶來的是性別平等的禮物

“我想,我帶來的應該是一份禮物,我一直在探索幫助女性和男性建立一種良好的關系,這對整個社會乃至人類都是有所幫助的?!痹凇逗5傩詫W報告》(The hite report)被反對者抨擊為《憎恨的報告》(The hate report)時,海蒂說,“我覺得我的工作是憎恨的反面”。

(本文首發于《南方人物周刊》)

/視覺中國

2020年9月9日,女性主義先驅雪兒·海蒂(ShereHite)在倫敦逝世,享年77歲。當我猶豫半天要不要寫一下讀《海蒂性學報告》的個人體驗時,我似乎能體會海蒂當年訪談對象的不容易:直面談性,的確不是一件容易事。在這本上世紀70年代出版的書中,雪兒·海蒂對話數千名陌生人,談到關乎性、高潮、自慰等等隱蔽的經驗。四十多年后,讀者依舊可以在閱讀中找到生命體驗的共通之處,這是雪兒·海蒂留下的禮物。

彩車與“好日子”內褲

1942年,海蒂出生在密蘇里州圣約瑟夫鎮,美國的中西部。童年的大部分時間,她是和外公外婆一起度過的。鎮上每年春季都會舉辦一個豐收儀式——蘋果花節?!靶℃偫锏膵D女們穿著漂亮的衣服,彩車上層層疊疊的緞子被陽光照得熠熠生輝,彩車就像一個巨大的怪異的靈獸,在街道上前行,上面棲息了奇特的人們?!焙5俸髞碓谧詡骼锩枋鲂℃偵夏切捌嫣亍倍鵁崆榈呐?,有的婦女在游行的樂隊里,甚至有的婦女騎著馬戲團的動物,這一切都使她興奮。

但海蒂童年的大部分時間是枯燥的,每年只有這一天與奇特掛鉤。更多的時候,海蒂是在教堂的唱詩班里唱歌,“我們穿著白色的罩袍,在每個星期天的早上,排隊走過長廊,兩兩一對兒,然后唱著甜美的音符離開?!彼菚r就知道大人們希望她表現出純潔無瑕的樣子。

外公外婆信奉基督教,家里極度安靜。每當她回家推開門時,就看到墻上釘在十字架的耶穌?!澳鞘且粋€懲戒性的效果,”本能地,海蒂會覺得大聲講話是不適當的。

青春期時,她參加朋友的生日晚會。晚會的高潮是展示禮物的環節,“好日子”內褲正是那個年代流行的禮物。大家圍坐一排,生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冠通棋牌手机版 官方下载 大发快三彩票手机版 2020股市行情最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 双面盘走势教学 四肖免费提前公开h pk10计划 今晚大乐透开奖结果号码 股票指数期货交割 陕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赛车开奖数据